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他在成功后失去目标toutiao

2019-01-12 02:01:40
他在成功后失去目标

又是一个周末,韩青照例开着车出去购物,回到家时天已经擦黑了。

提着大包小包走进家门,里面黑漆漆的一片,“怪了!范军怎么还没回来?不是说今天回家吃饭吗?”韩青心里一阵纳闷儿,放下手中的东西,准备换身衣服做晚饭。打开卧室的灯,韩青被所见的情景吓得叫出了声,原来她看见床上直挺挺地躺着一个人。她的叫声仿佛惊醒了床上那人,他慢慢地坐起来,韩青定睛一看,天哪!原来是她的丈夫范军!

“你这是怎么了?家里一盏灯也不开!”韩青被吓坏了,冲着范军就是一阵责备,“要睡觉也应该脱衣服啊!这么不声不响的,想把我吓死啊!”谁知等韩青“噼里啪啦”发完一通气之后,范军好像什么也没有听见,仍然愣愣地躺在床上,一句话也不说。韩青觉得有点不对劲,想摸摸丈夫的额头,看看他是不是病了。“我没病,你先出去,让我一个人待会儿吧!”范军推开了妻子的手。

“他到底怎么了?是生意上出问题了吗?”韩青一边帮丈夫盖好被子,一边在心里暗暗琢磨。突然之间,范军近几个月的众多反常表现全都浮现在她的脑海里,“对啊!这段时间他的情绪好像一直都很低落!很少出门,常常一个人在书房里发呆,连生意上的聚会也不爱去了……”韩青顿时觉得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着她。

“军,明天我们去医院做个全身检查吧!我看你近身体不太好!”

“我真的没病,就是觉得有点儿累,你不要担心,让我好好休息一下,很快就会好的!”范军头也不抬,闭上眼睛又睡了。

听见丈夫这样说,韩青心里更没了底,“这可怎么办呢?”想来想去,她想到了我,范军的高中同学。当天晚上,韩青便拨通了我的电话,她把范军近来的一些反常举动详细地告诉了我,因为我是范军的朋友,又是心理医生,她想通过我了解一下范军的想法。好朋友的事,我当然义不容辞,第二天,我就打电话把范军约到了我们以前经常去的茶楼。

提前半个小时,我来到茶楼,看着窗外川流不息的人群,我不禁想起了二十年前的范军。他是属于“醒”得较早的那一批人,八十年代初,当大家在心理上还感到做生意有些掉份儿的时候,他就在繁华闹市区练摊了。等大家开始意识到市场经济这个概念时,他早已像龟兔赛跑中没打瞌睡的兔子一样,把乌龟们甩到了身后老远的地方。

由于有着良好的基础,范军的企业一直没有经历大波大折,生意顺手,收入丰厚。妻子韩青贤惠能干,儿子小钢聪明懂事,现在的范军可谓是家庭美满,事业顺心,可真让我们这些老同学羡慕。

“老同学一个多月的宝宝感冒了怎么办
,你早来啦!”范军拍拍我的肩膀,把我从回忆中拉了回来。几个月不见,眼前的范军显然瘦了不少。一见到我,范军就迫不及待地说:“老同学,我早就想来找你了,这几个月我简直是生不如死啊!”看着范军抑郁的神情,我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

范军告诉我,在创业之初,他也经历过生意的奔波和经济压力。可现在昔日的梦想变成了现实五个月宝宝止咳小妙招
,再也不用为一点蝇头小利去疲于奔命,现代家庭该有的,他一应俱全,既请了保姆,又请了司机,连按门铃他都不必亲自动手。

然而,这些并未给他带来快慰。他没有什么业余爱好,闲着无聊时只有独自发呆。渐渐地,他开始觉得有了钱也不过如此,每到夜晚,常常独自坐在漆黑的书房里抽闷烟,一些怪诞的问题像幽灵一样出现在脑海里:“我的一切努力有什么意义呢?人为什么要活着?既然摆脱不了死亡,人生又有什么目的呢?”于是,在上个周末,当他一个人躺在卧室的床上时,一种莫名的冲动驱使他差点自杀,如果不是妻子及时回来,可能悲剧已经酿成。

听完范军的叙述,我有些震惊,显然,他正被一种无意义感所折磨着。简单地说,这种无意义感是指,一个人丧失对生活目标的追求,以及价值迷失后的一种虚无、困惑和茫然的心理状态。我告诉他,有两种情况都极易产生这种心理:一是长期执着地追求一个目标,目标实现后的困惑和茫然;二是由于物质过于丰富,产生高消费后的无聊和厌倦,如吃遍了山珍海味,用惯了电器后内心产生的虚无感。由于在较长时间里,没有一个新的目标来替代已经消失的旧目标,人便会停止追求、停止发展,终日处于一种重复、单调、满足的状态中,不再有新的信息和健康的刺激引起生活的激情,人格就会产生偏离,生命当然也就索然无味,无意义感便随之产生了。

我继续说道:“在人的本性里,有不断追求、不断创造、不断迎接新的使命和挑战这样一种内在驱动力。所以,必须科学地寻求生命的兴奋点,满足人的创造、探索和发展的需要,顺应人的本性,只有这样,心理才可能健康,生命才有意义。”

听了我的分析,范军点点头,若有所思地停了停,问道:“那我到底该怎么办呢?我真想快点儿走出现在的死胡同!”

“要想重新找回生活的乐趣,必须寻找和建立新的兴奋点,从更广的人生意义上来看,同时拥有几个兴奋点。这样,即使由于种种原因一二个兴奋点消失之后,我们的生命也不会陷入迷茫无措的黑洞里。”

范军眼睛一亮:“那怎样才能发现生活的意义呢?”

“一般来说,有三条途径可以发现意义,确定目标,摆脱无意义感。一是投入某项意义深远的事业中,或从创造某物中寻求意义。一些大富豪在事业成功以后,就把许多精力花在公益事业上,不仅为自己寻找到新的目标,而且对社会也十分有益,这说明选择更高的目标,寻找生命新的兴奋点,并作为自己可以去奋斗终身的事业,对于一个成功者来讲有其特殊的意义。二是从经历某事,爱某人中找出意义。以前谈恋爱时,就不会出现无意义感,西方社会许多有钱人热衷于探险和一些刺激的体育活动也是这个道理。你可以进一步发挥自己的智慧和潜能,把事业的规模扩大,并培养一些业余爱好,从中体会新的意义。一种途径是在一个人孤立无援地面对某种无望的情况中,也能见出其意义。许多经历了濒临死亡又活过来的人,其人生观价值观都会产生深刻的变化,找到生存的意义。”

我一口气给他讲了这一大段话,不奢望他完全记住或赞同我的观点,只恨不能早点把他拉出死胡同。

范军听到这里,“刷”地一下站起来,他的手把我的肩都捏痛了。“今晚你什么也别安排宝宝感冒鼻塞流鼻涕咳嗽吃什么药
,找个安静地方,咱们喝几杯去!”这时,他的眼睛好像又恢复了往日的神采。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